《我的姐姐》爆火:二胎出生后,那位姐姐怎样了?

昨天终于有时间去看了电影《我的姐姐》,影院爆棚,几乎全场在哭。
许多人都是哭着看完,哭湿了一包又一包的纸巾。 
电影中,张子枫饰演的安然出生在传统的重男轻女的家庭里。但一场车祸,父母离世,留下了年仅6岁的弟弟,落在了她的肩上……
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她,如果担起抚养弟弟的重担,那她自己的人生、她的梦想该怎么办?

生为姐姐,我很抱歉


电影中,还有另一位令人扎心的“姐姐”,安然的姑妈安蓉蓉。
姑妈和安然,作为两代姐姐,命运却是如此相似:都不被父母偏爱,都从小被迫学习着奉献和给予……

看过这部电影的人们,都说这部电影过分真实。就是因为影片中的安然和姑妈,是中国社会中太多姐姐的缩影,现实中的故事远远比电影更难…… 最近有一则新闻,让人很是揪心:20岁女孩养3个弟妹,压力太大跳河轻生,所幸被民警和热心市民救下。
女孩告诉民警,在她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离异了,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,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她一个人的肩膀,她十几岁就出来打工养活弟弟妹妹,这次想不开也是因为生活压力太大了……

听了无人不唏嘘,在这个本是轻松享受校园生活的年纪,却为了弟妹们早早踏入社会。一声“姐姐”,意味着不可推卸的“责任”:必须隐忍,永远奉献。

姐姐不是牺牲品


电影中,与二胎相比,安然承受了不少来自父母的“不平等对待”。 事实也证明,父母这样过分的偏爱与失衡,会成为问题的祸根。
我们总要求姐姐无条件包容、爱护弟妹,却常常忘了给予姐姐们最必要的关注与爱。当姐姐这一身份已成枷锁,得到的爱又很少,怎么能够拥有去爱其他弟弟妹妹的能量呢? 比起“姐姐”们在委屈和牺牲中,为自己人生艰难地反抗,作为“重男轻女”源头的父母,改变这种“不公平”的观念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

每个女孩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


正如林语堂所说: “自己永远是自己的主角,不要总在别人的戏剧里充当着配角。” 
她们是姐姐,但最重要的身份是——她们自己。
每个女孩,都不必生为女孩而委屈,也不必再做家庭的牺牲品,更应好好爱自己,勇敢活出自己精彩的一生。 
你我的身边仍然存在着许多和姑妈一样的姐姐——我们的母亲、奶奶、外婆、姑妈、姨妈……
她们一边忙碌于事业,一边还要兼顾家里孩子、老人的照顾,常常职场家庭连轴转,时常让自己身心俱疲。这样的牺牲精神也同样体现在家庭保险配置上——很多家庭保单都是女主人充当投保人,而被保险人往往是子女、父母、丈夫,往往给家人配置周全的保障之后,才会想到自己。
事实上,女性承担的压力和责任并不小,也面临着不少高发疾病的威胁,例如甲状腺癌、乳腺癌和子宫恶性肿瘤等。因此,女性更需要给自己以及给身边的姐姐妹妹们一份保障,一份更坚定的安心与支持。

安康福·关爱女性保险


专门女性量身打造的一款女性保险,保障覆盖女性意外及重疾保障,旨在给予最全面的呵护。 保障全面,周全呵护:覆盖意外伤害(含猝死)、高保额乳腺癌、其他女性特定癌症及女性生殖系统恶性肿瘤住院津贴。专属打造,覆盖基础所需。
足不出户,可享专家诊疗:可享受重大疾病二次诊疗服务,帮助获得正确诊断,获得更适合有效的医疗方案。

确诊先赔,无经济压力:能有效减轻看病就医的经济压力。

在故事的结尾中,电影提供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。

但不管姐姐们作出何种选择,只希望她们发自内心的选择,都能被尊重、被祝福。希望有更多女性,有为自己而活的勇气,也有自由选择的权利。

IMG_260

平安养老险陕西分公司供稿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